今天是:
  •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邮箱|多点信息报送系统|  信息检索:
  • 用生命践行初心和使命——在研究室党支部主题教育微党课上的发言

    来源:研究室 2019-09-06 17:32:00

      郭彩廷,男,中共党员,1972年生,腾冲市猴桥镇轮马村人,1993年7月参加工作,199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3年7月至2008年8月,先后在猴桥镇猴桥民族小学、轮马民族小学、胆扎小学、蔡家寨民族小学任教,曾任教导主任、校长等职务;2008年8月至2019年3月,先后在猴桥镇安监站、企业办、经济发展办工作,曾任企业办主任;2019年3月任猴桥镇胆扎村党总支部副书记、第一党支部书记。2019年7月11日,他在下乡扶贫途中遭遇泥石滑坡而因公殉职,生命永远定格在了47岁。我和郭彩廷曾共事五年,对他的不幸去世深感悲痛。追忆往昔时光,向大家讲讲我所认识和敬重的郭老师。
    古道热肠的师长
      他在猴桥民族小学任教时,有好几个学生来自花水自然村,该村距学校15公里,路上需要翻山过河。每逢雨季,他就主动去接孩子上学,周末又将学生送到家里。每当看到困难学生交不起学杂费,他总是从微薄的工资中抠出部分资助学生。当时辍学率很高,风里来雨里去劝学生返校上课也成了他工作的常态。或许是曾为人师长的缘故,他对我们这些刚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的“小年轻”也格外关照,他总是笑眯眯的叫我“小丫头”,我也喊他“郭老师”,工作中遇到棘手问题手足无措的时候,他总是主动接过去做,并安慰我们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怕”。遇到问题时,我们也总喜欢请教他,请他帮忙。
    任劳任怨的“老黄牛”
      印象里郭老师一直驻村,三岔河水库移民搬迁、驻村扶贫等急难险重的工作都少不了他,他总是在镇政府和村里两头跑。三岔河移民搬迁,他主要负责做群众的工作。听说群众工作很难做,傈僳族群众有着强烈的故土情节,好多称“给多少钱也不搬”。他每次回镇里的时候总是一身迷彩服、黄胶鞋,风尘仆仆、满脸倦容,但从未听他抱怨过,他总是骄傲的说:“小丫头,最近三岔河水库建设变化可大了,什么时候带你去看看”。在我记忆里,最令他骄傲的除了他帅气优秀的儿子,就是三岔河水库了。有一天,我们一起去胆扎村做扶贫工作,途径三岔河水库的时候,他一路指给我看:这里以前是什么样,现在是什么样,将来会变成什么样......言语之间满是憧憬。
    群众最贴心的人
      郭老师是一个爱“跑”的人,经常跑到群众中去听民情、访民意、解民忧,每次听到群众的诉求,就跑到镇上和相关部门协调解决。他曾帮群众卖树苗,换田地,只要是群众的焦心事、烦心事,不管是不是他分内的工作,他都事事上心。因为是本地干部,从参加工作就一直在猴桥,又加之他的热心肠,好多群众都熟悉他、信任他,到镇上办事没办完的,总会委托他帮忙办理。跟他一起下村的时候,总会遇到要把材料顺便送到老百姓家的情况。作为一名汉族干部,他可以用较为流利的傈僳语和傈僳族群众交流,傈僳族群众都亲近他,一看到他,就会围上来,跟他诉说家长里短。将工作材料、印泥盒等随时摆放在车上,是郭老师多年的习惯,在哪里做通群众工作,就在哪里签字按手印,他那辆微型面包车成为了他的流动办公室。他遇难后,在搜救现场我们找到了他随身携带的印泥盒和一本满是泥浆的工作记录本……
    勇挑重担的扶贫干部
      7月11日清晨,猴桥镇大雨如注,多个村庄被漫天的雨水包围,通行的路段也出现了多处塌方。但是,他放心不下40公里外的胆扎村2户傈僳族建档立卡贫困户,不顾妻子和同事的再三劝阻,他驾车驶入风雨之中,将生命永远定格在了蜿蜒的扶贫路上……7月11日,是他入驻胆扎村的第105天。这105天,他走遍了整个村的735户农户;组织参加村组脱贫攻坚、边境管控等会议37次;带领同事评定了169户农村低保户;多次走访76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和62户住房短板户。105天里,每一户困难户,无一不是他心头一份沉甸甸的真情牵挂。
    不忘初心的共产党人
      入党24年来,郭老师一直在腾冲猴桥工作,扎根边疆民族地区。许多人的工作环境都是从农村走向城市,而郭老师则是从镇里走向村组。他的这种“逆向”行走,恰恰正是一个基层党员干部不忘初心的生动诠释。郭老师在他的个人工作总结中这样写道:“老百姓的利益无小事,只要我们真正尊重群众、关心群众,倾听群众诉求、积极为群众办好事办实事,群众就会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组织信任我,把我派来做群众工作,我就要好好干,哪怕流泪、流汗、流血,也要干好本职工作,因为我是一名共产党员。”他是这样写的,更是这样做的。入党誓词里“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我总觉得离我们很远,直到看到郭老师用生命践行了一名共产党人的铮铮誓言,我才第一次觉得它离我们那么近。
      离开猴桥镇后两年多没见到他了,再见到时是在他的遗体告别仪式上,看着他安静的躺着,他多病的妻子要靠别人搀扶着才能站稳,原本阳光帅气的儿子满脸阴郁……带着人们的崇敬、热爱与不舍,他已长眠于一生都在为之辛勤付出的故乡。忽然想起艾青的诗——“为什么我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我再一次潸然泪下……
      (研究室  李娇)